杜辉,那年高考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出国留学
摘要

原创杜辉1995年的夏天,阳光白得刺眼,让人不敢直视。我常常穿一双破运动鞋,飞跑在那个决定命运的季节。我担心飞不过高考这座大山,常常夜不能眠,后来得了脑神经衰弱,课桌里经常放着好几样补脑的药。那年夏天,校园里的一棵梧桐树长得格外繁茂,它见证着我们青春无悔的

原创 杜辉

杜辉:那年高考

1995年的夏天,阳光白得刺眼,让人不敢直视。我常常穿一双破运动鞋,飞跑在那个决定命运的季节。我担心飞不过高考这座大山,常常夜不能眠,后来得了脑神经衰弱,课桌里经常放着好几样补脑的药。

那年夏天,校园里的一棵梧桐树长得格外繁茂,它见证着我们青春无悔的激情、踏月而归的疲惫。校长把我们集中在树下面,再次谆谆教诲。在他的祝福声中,高三慢慢地接近了尾声。

学校后面有一座山,山上林木葱茏,是学习谈心的好去处。那时,我和新英常常在午后夹一本书慢慢踱步到那里。林间是宁静的、清凉的,偶尔漏下的阳光,如可爱的精灵,一闪就不见了。我们经常是打开课本并未看进去一个字。高考临近,心思却无法集中。

杜辉:那年高考

有时想想,在那样煎熬的日子里,能够和好友享受片刻的宁静,真是不易。

但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,日子真的紧了。我们匆匆来去,不知饭的滋味,只知愁的滋味。

6月,我开始寄宿在姨家,想着晚上可多学一会儿。从姨家到学校,有三四里路,要经过两条小胡同、一条大马路,最要命的是要跨过一段长满没膝野草的铁轨。

有月亮或明或暗地陪着我,我快乐极了。若是阴天,心里就七上八下,跑跑停停,扭头看身后,仿佛总有个影子跟着。翻过铁轨,我就不怕了,我大声叫着姨,她远远地应一声,我的心这才放下来。

有一天晚上,下自习比较早,坐在我后面的杨晓说要送我。他是个高大而腼腆的男生,我们常常相互提问历史。那时,没什么资料,我们把课本翻得稀巴烂,熟悉到哪一页有什么图、图下面是什么字都说得出来。

杜辉:那年高考

我们沿着市区慢慢地走,我惊奇地发现,原来他也和我一样,畏惧高考,担心失败。霓虹灯有气无力地照着,街头小贩依然辛苦地等待,可我们舍不得花钱买一个桃子,只是走过长长的街市,下到沟里的铁道旁。

月亮辉光满地,很有前途的样子。杨晓说,聊聊吧,再有3天就高考了。我们坐在铁轨上,一想到高考就胆战心惊,真不行,我准备去广州打工。

谈起前途,一片茫然,我们望着辽远的苍穹,都沉默了,内心的惶恐无人疏导,只有自己承担。

多年后,有关考试的梦,总是离不开数学,试卷上只有寥寥几个字,我常常一身冷汗醒来。高考,对于一个严重偏科的复读女生来说,真是让人既爱又恨。

无论如何担惊受怕,高考还是如期而至。

考前的一天下午,杨君的爸爸给她送西瓜,我们3个人蹲在教学楼后面吃。

考前的那个晚上,我失眠了。我在院子里转来转去,看月亮缓缓地穿过云层,谛听夜晚细碎的声响。我甚至走到兔子笼前,看兔子们瞪着红眼睛看我。这些小家伙怎么也不睡呢?

回到屋里,我开始读历史,小声地,怕惊醒了姨和外婆。可是,脑子好像装满了东西,一个字也进不去。

终于,我昏昏沉沉地入睡了,梦里,又倏然惊醒。

第一场考语文,我踌躇满志,决心考出高分,以弥补数学的缺憾。对文字的敏感,使我下笔有神,感觉就像东流的水,畅快地流淌。

考试结束,等待结果是漫长的、磨人的、惊恐不定的,在一日日的担忧中,我迅速消瘦,以至于进大学第一次军训时晕倒在地。

大概8月初,通知下到学校。那一刻,有十年寒窗苦尽甘来的喜悦,哪管考上什么学校呢?

时过境迁,觉得那时的种种担忧是没有必要的,可在当时,对于一个个农村的孩子,考大学几乎是唯一出路,谁不是拼了命地学习呢?谁又能从容应对呢?

面对高考,那些和我当年一样青春一样迷茫的孩子,又该经受一次人生的大考验。

真心祝愿他们梦想成真!

来自 开封日报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